站内搜索:
 
 
>> 所在位置:网站首页 >> 城市商情 >>详细内容  
北京压,雄安挤,石家庄未来在哪里? 
   2019-12-12   中国城市中心 

天下三分,独缺一隅。

 

在传统的京津冀格局中,石家庄本来是作为单独的一,随着雄安新区的设立,京津冀已是四大势力,作为河北首府的石家庄,却长期被湮没。京津冀也由此缺少一大战略支柱,这也是其长期无法与长三角和珠三角抗衡的一大原因。

 

2018年,石家庄GDP7000亿的门槛边上,在河北位列第二,在整个京津冀经济圈中位列第四,若论增长,石家庄7.5%的增速,高于全国水平,也高于河北省水平。同时还远高于京津。呈现腾飞之势。

 

在雄安崛起,京津变局的情况下,石家庄能否发挥后发优势,强势崛起?

 

1)石家庄的两大时势

 

时来天地皆同力,运去英雄不自由。

时势二字,对于城市和区域的发展,至关重要。石家庄的兴衰沉浮也由时势造就。

上世纪初,由于偶然的因素,石家庄成为京汉铁路和正太铁路的交汇点,从此由一个不为人知的小村庄,崛起为大都市,并逐步取代正定和保定,成为控燕京南门、扼冀晋咽喉、连齐鲁中原的华北重镇。甚至后来成为河北的省会。逐步成为国家的棉纺、医药、化工、装备制造等产业基地。可谓好风凭借力,送我上青云。

 

但是,石家庄在京津冀内部长期被边缘化,也是不可抗拒的外部时势所至。

 

从清末至建国前,华北动荡不安,行政建制亦不稳定,长期以来河北的中心并非石家庄,而是保定,甚至是天津。直至1966年,石家庄才确定为河北省会,由此,石家庄相对一般的省会基础相对较弱。成为中国最没有存在感的省会城市之一。经济上被唐山压制,文化上不及邯郸历史悠久,旅游方面不及秦皇岛和承德享誉全国。甚至河北最好的大学也在保定和天津。

 

河北的人才与资源,被京津吸纳。河北东北部城市,也主要受到京津的影响。特别是唐山,保定等,凭借融入北京和天津获得的快速发展,逐渐与石家庄分庭抗礼。石家庄作为河北的省会,实际影响力,局限在冀南半壁江山。大大影响了其对于全省的资源调动和利用能力,更遑论融入京津冀经济圈,乃至三足鼎立了。

在河北,石家庄的首位度非常低,唐山经济总量第一,邯郸,保定,沧州亦接近石家庄,与一般省会一城独大不同的是,河北几乎是群雄并立,石家庄并无绝对优势。改革开放前期,中国奉行的是非均衡发展战略,即优先沿海,再发展内地,在此战略之下,北京和天津率先发展,河北整体陷落,石家庄更被遗忘。

 

此一时,彼一时。

当下石家庄躬逢两大时势。

一是,国家大势发生了巨大变化,中国已经从非均衡战略,过渡到全面崛起战略,大规模的产业转移正在全国以及各个经济区内部进行。未来从北京和天津向河北进行大规模产业转移,亦将成为定局。珠三角的产业也可北上,石家庄可借助此次产业转移的时机,实现新的飞跃。

 

二是京津冀内部时势变化。老鹰拔羽,猛虎拔牙,京津以前虹吸河北资源,靠的不是市场体系,而是强势的权力体系,随着央企和大学等强势的权力资源体系迁出京津,石家庄将不再弱势。京津瘦身,雄安搅局,重在以各种改革进行试点,并不会成为大都会,暂时领先河北的唐山,不过是座单一工业和能源城市。未来京津冀真正能够持续壮大的,其实就是石家庄。

 

新的时势,站在石家庄一边。

 

2)成为京津冀最大的增长极

 

此起彼伏。

 

2008年至2012年,石家庄五年增长分别11.0%11.1%12.2%12.0%10.4%,全部超过10%,自2012年至2018年,石家庄增速高于河北省平均水平。也高于全国平均水平。

 

最近五年,京津都遇到了发展瓶颈,北京属于主动做减法。当下北京的第三产业占比超过80%,金融产业和信息产业、文化产业成为主导力量。雄安新区的使命之一,是承接北京功能的疏解。一百多家央企中,超过一半的总部驻扎北京,在中国十大医院中,四家在北京。全国985大学中,五分之一在北京。央企,大学和银行等垄断性资源,是北京压箱底的资源,若被分流,北京的综合竞争力将大大下降。北京的经济排位,将从当下的全国第二,长期看跌,二十年后,应该稳定在全国前五名之外。

 

同样,雄安崛起,也冲击了天津的地位。削弱央企投资天津力度,而这正是以前滨海新区崛起的最大筹码。滨海在2017年度出现了倒退。未来二十年,天津在全国的排位也将下降。

 

在京津冀内部,京津在传统产业领域均已经达某种极限。北京服务业达到80%以上,为大陆城市最高。其传统产业,不可能再复兴,天津也难以找到新的战略腹地。

 

而石家庄则不同,此前,石家庄市区面积仅156平方公里,严重压缩了其发展空间。石家庄弱在县域经济,而非城区经济。在都市区组团县市纳入市区统一规划之后,石家庄的都市区总面积扩张为3000平方公里左右,是目前的十几倍,战略空间急剧扩大。尤其是2014年,石家庄正式撤县并区,将正定、藁城纳入主城区,城区更为庞大,渐成大省会之势。

 

石家庄的中部将成为一个产业丰富的区域,囊括了原来的中心城区和高新区,以及新加入的正定区,此前高新区就是产业强区,正定新区未来亦将实现产业突破。除传统强势产业外,未来将承担全市乃至全省的服务业功能,东部则可放手大搞制造业,试验新兴产业。

石家庄实施中东西分区发展战略,拓展更广阔的战略空间,特别是中部和东部,均以实现大规模工业化为重点,如果能够实现和目前石家庄主城区接近的发展程度,几乎等于再造几个石家庄,未来潜力惊人。郑东新区再造郑州,石家庄最大的新区正定新区,也启动了扩张之路。

 

在区域不平衡之外,石家庄还存在城乡不平衡,实现乡村振兴,亦可壮大整体实力。

雄安搅局,对石家庄却是好消息,雄安起点既高,离石家庄也近。未来可以借重,形成“京雄研发,石家庄制造”的合作模式。将雄安也变为自己的战略腹地。

 

当下,中国有15个城市进入万亿俱乐部,石家庄体量尚在6000亿量级,在全国排位30名外,比近邻的省会郑州少了4000多亿,比济南少了1000多亿。石家庄的潜力,远在天边。

 

石家庄正定国际机场2018年旅客吞吐1133万,增速18%春秋航空第二大基地在石家庄,开通诸多国家廉价航空。随着中欧班列(石家庄—莫斯科)的开通,石家庄的地位更为险要。

 

广阔的战略腹地,将使石家庄步入一个高速期,崛起为京津冀第三极,希望巨大。

 

3建成比京津冀最多元的产业体系

 

京津之侧,石家庄难以自专。

如同香港的存在影响珠三角城市产业定位一样,京津的存在也影响石家庄的产业结构。

 

2018年,北京的三产占比81.0%天津三产占比也达58.6%也已经确立了第三产业的主导地位。北京作为京津冀最重要的城市,分流了石家庄乃至河北的三产。但从另一个角度看,北京的转型也给石家庄提供了机会,石家庄的制造业可以在京津的夹缝中壮大。

 

2018年,石家庄的三大产业比例为6.937.655.5尚未完成彻底的工业化。 石家庄在十年内不能去制造业化。而应实现制造业与服务业并举;在制造业领域,传统产业与新兴产业并重。

 

因缘际会中,石家庄可建立比京津更为多元的混合产业体系。

 

石家庄确立了“4+4”的产业目标。其实,提出构做强新一代信息技术、生物医药健康、先进装备制造、现代商贸物流四大产业,培育壮大旅游业、金融业、科技服务与文化创意、节能环保四大产业。2018年,石家庄的现代产业增长超过11%对经济贡献超过50%

 

石家庄的产业战略,混合制造与服务业。

 

以高端产业,新兴产业为“奇兵”的同时,石家庄需要完成传统产业的升级。

 

石家庄因为历史原因,形成了纺织,建材,医药,化工食品等几大传统产业。

石家庄目前在医药行业,原料制造占70%,成品才30%,如果能够完成产业链延伸,前景广阔。其余产业亦存在类似的机会。此外,实现企业的改制重组,亦是一种转型模式,华北制药借与冀中能源的联姻,完成了自身的再造,将成为石家庄众多企业转型的普遍模式。

 

天津的滨海新区将新兴产业作为重点,保定在打造电谷,未来雄安新区,更是高起点发展新兴产业,高端产业。在高端产业和新兴产业领域,石家庄并无特别优势。这是石家庄区别于其他省会城市的重要特点之一。

 

在制造业领域,石家庄将形成一种混合与多元的产业体系。

既有纺织、化工、医药、钢铁等传统产业。并且存量巨大,急需产业升级,同时,也发展了生物医药,信息技术,装备制造等产业。

当下,石家庄的信息技术产业中,以液晶相关产业为代表的石家庄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,以光电和导航通讯为核心产业体系的鹿泉经济开发区,已经形成两翼。工业增加值已超百亿,占全省同行业的30%左右。

未来石家庄将重点聚焦光电、集成电路、卫星导航等产业,积极培育拓展物联网、大数据、云计算、可穿戴设备、数字经济等新兴领域。

石家庄高新区排名全国15强,高新技术企业超200家;科技型中小企业总数上千家。其中沪深两市和香港联交所十余家,新三板近30家。中国电子科技集团第五十四所、十三所代表着中国通信和微电子技术领域的最高水平;石药集团的维生素c产品销量位居世界第一;国祥运输的高速列车空调、永生华清的液晶材料等产品销量均居全国第一。

 

石家庄的人才储备虽然不比京津,但是在河北首屈一指,河北多数大学都落地石家庄,在校大学生人数达到60万以上, 仅次于北京,教育发达,人力资源丰富,可在创新方面超常规发展,建立京津之外的高新产业和新兴产业高地。


      石家庄毕竟是省会,公共资源的拥有量非其它城市可比。不仅大学集中石家庄,河北最好的医院、省级媒体和文化集团也多数在石家庄。虽有京津在侧,石家庄的服务业也发展强劲。三产比重超过全省平均10个点,潜力巨大。

 

京津已经去制造业化,金融产业和TM产业,房地产业成为三大主导产业。其它制造业城市服务业和农业均不足。唯有石家庄,产业结构最丰富。农业有一定基础,制造业为冲刺力量,兼备服务业。


4)石家庄需创造“大陆模式”

 

在河北内部,与唐山与沧州的环海模式,以及涿州等13地环首都模式不同的是,石家庄必须建立以内生性增长为主的“大陆模式”。

 

石家庄的大陆模式,与沿海模式,有两大重要区别。


其一是,无论是浦东,滨海,曹妃甸还是渤海新区,其真实的起家方式,都是发展沿化工业,如钢铁,石油等,这些项目投资巨大,动辄数百上千亿,对于拉动当地经济总量,效果显著,但是,其真实的经济效率,值得怀疑。

 

身处内陆,石家庄却不可能如这些沿海区域一样,发展重化工业,恐怕还是要以传统制造业为主,以装备制造业等高端制造业为辅。

 

事实上,大众产业生命力也更持久。中国国民收入偏低,低端消费流行,未来,中国将从低端消费过渡到大众消费,重化工业无法产生直接消费,并非适合所有区域。在此过程中,传统的大众制造业,前景广阔,更适合一般城市。

 

其二是,这些沿海新区都不具备内生性发展特质,其资源投入,主要来自中央乃至各个央企,最典型的就是滨海新区,云集了近百家央企,整个新区,基本上靠央企撑起来。其经济增长,对于政策性投资依赖过大。国有企业,垄断性企业比重过大,民营经济缺乏活力。

 

石家庄却富有经济效率和经济活力。2018年,石家庄的民营经济占比约63.5%,远远超过上述城市。

 

未来,河北要做大经济总量,在中国这个行政力量主导的国家,亦需要争取政策性支持,但是,石家庄既政治地位不及京津,区域优势亦不明显,恐难以寄托过大。石家庄最大的优势,仍然在民营经济。

 

坚守大众产业,坚守民营经济,以活力和效率取胜,方才是石家庄创造大陆型城市发展模式的精髓。

 

作为一座因铁路而兴的城市,石家庄南北方向连贯北京、武汉与广州,至长三角虽拐个弯,但至上海和南京等重镇,亦有铁路相连。接受产业转移方便,对周边市场辐射亦方便。

 

 

5)坐断冀中南,成就5000万人口的独立市场

 

当下,石家庄有近1100万人口。

事实上,北京以南的河北部分,是一个天然的大市场。保定、石家庄、衡水、沧州,邯郸、邢台六市,总人口达5000万之巨。足以抵得上一个南非,或者是一个韩国。一直以来,因为石家庄和保定的各自发展,以及北京的虹吸作用。,河北的中南部没有形成统一的市场。这无疑是一个巨大的遗憾。

 

北京吸附的外地青年中,河北人口超过250万之巨。这是河北的巨大损失。未来河北南部需要整体性崛起。形成石家庄、保定两大经济重镇,方才可以阻断保定以南部分区域的人口,过分向北京流动。将人留在保定以南。

 

若考虑到保定与廊坊的离心力,则冀中和冀南的五大城市,石家庄、沧州、衡水、邢台、邯郸,总人口也达到4000万左右。

 

石家庄的独特性,就在于其发展模式的多元,既是承接京津产业转移重要基地,亦是冀中南区域的发动机。

 

拥有5000万人口的广阔腹地,也为冀中南的产业振兴提供了庞大的市场。这是石家庄未来最大的依靠。

 

石家庄虽没有985211等顶级高校,但是作为省会,教育、医疗等公共资源仍很丰富。当下石家庄拥有44所大学,在校生62.2万人,远胜唐山的11万。甚至超过了天津。

最近两年的北京,常住人口连年减少。随着雄安崛起,以及央企、高校的搬迁,北京人口还将至少降低三百万至五百万。最终定格为15001800万左右。

 

2013-2018年间,石家庄常住人口从1049.98万增长至1095.16万,增加45万人。在全国抢人大战中,武汉,成都、西安等城市暂时占了先机,石家庄虽并非始作俑者,却是力度最大的城市。零门槛落户,以制度领先,后来居上。预计未来石家庄的人口流入速度,将大大加快。最终定格为1200万至1500万的大都会。

 

在石家庄人口迅猛增长,其它冀中和冀南城市基本稳定的情况下,以石家庄为中心的统一市场,人口和经济总量将更为庞大。

 

更重要的是,石家庄是京津冀城市中商品消费能力最强的城市。

2018年,石家庄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为3274.4亿元,比上年增长9.1%GDP的比值为53.8%而同期,北京因为高房价与贫富悬殊的影响,社会消费品零售与GDP的比重,仅为35.4%,连续十几年下跌。

 

尤其值得一提的是,石家庄消费市场有好几个品类增速超过10%其中,服装类增长11.3%,化妆品增长12.2%,日用品增长12.0%,中西药增长更高达21.4%新的消费业态也增长强势,2018年快递业务量52268.3万件,同比增长45.4%新零售势头凶猛。

 

若整个冀中南成为统一市场,力量更为惊人。2018年的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,达到11851亿,比北京市场还多100亿。

 

坐断冀中南,阻断河北南部与北京之间的联系,统一半边河北市场,以石家庄为中心的华北区域,将成为中国消费市场的重要一极。如此庞大的市场,足以成为企业成长的沃土,城市崛起的根基。

 

6  成为北方开放之城

 

国家曾寄望天津成为北方开放之城。

 

后来因为种种原因,天津的行政体系设置过高,反对改革造成了阻力。

随着雄安落子,国家对雄安的规划很高,寄望很大,出台了很多改革措施。天津在前,雄安在后,两边逼迫,石家庄的改革,必须力度更猛,才能脱颖而出。

 

石家庄零门槛落户,迈出重要的第一步。 

兴公民民权,革新经济结构。应可尝试。石家庄没有过多的政治负担,试得起。

 

2019年以来,全国已有多个城市降低落户门槛,但是,总体而言,都是吸引的精英人口,武汉,成都,天津,甚至深圳,要求的都是取消对大学毕业生的限制。石家庄则是一步到位,针对所有人降低门槛,取消了学历和年龄的限制。

 

2018年一年,石家庄市人口增长超过7万,而且处于加速度中。人才与人口的流入,不仅意味着人力资本的提升,更意味着城市更加包容,开放,并且富有活力。

 

改革中期以后,一个新的现象就是,改革的突破,不再是沿海到内陆,而是在不同领域,有不同的破局者。

 

比如,在医保改革领域,率先改革和最彻底改革的地方,是深居内陆的陕西神木,虽然当初首倡此项改革的改革者已失势,但作为一项改革试验,免费医疗却在神木生根,并且在为部分地区借鉴。再比如社团登记,NGO的管理,大部制改革,率先是在佛山顺德完成的,也是小地方完成的。改革的分散化,必然造成的一个结果就是任何地方都有改革的动力也有改革的可能,未来石家庄这个方面应该也有很大的优势。

 

建成北方市场化程度最高的大城市,北方最开放和博大的城市,这才是石家庄最大的机会。国家曾经把这个机会给了天津,但是天津没有抓住,石家庄决不可再错过。

 

在京津户籍管制重重的时刻,石家庄取消落户门槛;在京津限制外地车牌的时候,石家庄率先取消车牌管制。

 

没有特权,改革先行。

 
>> 活动专题 更多 >>
2019全国中小城市商业创新
在全联房地产商会商业地产工作委员会指导下,由中国指数研究院、恒太商业管理有限公司、杭州天际线设计研究院、绿城管...
 · 新物种爆炸·吴声商业发布2019
 · 2019中国楼宇经济全球合作大会邀请函
 · 第二届金鸡湖商业高峰论坛邀请函
 · 第二届全国中小城市商业创新发展论坛邀请函
 · 中国商业地产界赴美考察
 · 首届全国中小城市商业创新发展论坛邀请函
 · 10.20-21|杭州:转型战:拥抱新零售论坛
 · 美国创新商业地产考察
 · 荷兰与法国考察团圆满成功
 
>> 项目招商 更多 >>
 
 
主办:全联房地产商会商业地产工作委员会 运营管理:中商联盟(北京)房地产咨询有限公司 备案序号:京ICP备13029072号 京公网安备:110107000221 
北京市海淀区羊坊店路18号光耀东方广场N座908室  电话:010-63940686 传真:010-63940687 E-mail:ccrea_org@163.com